2009年6月4日星期四

千秋功過誰論定

對不起,莫說是事實之全部,我連三分之一也沒有知道。

我不肯定在維園的那些人,是否都知道事實之一半甚至是事實之全部。

我對事件沒有足夠的了解下,今天我還是如常地工作好了。

11 則留言:

收買佬 說...

夠坦白﹐我鐘意

萍水過客 說...

純粹過路而已, 初次留言; 但感覺實在太對了!!
說得好極...:)))

匿名 說...

可能如你所說,沒有人認知事實的全部.但總好過對歷史沒有任何表達吧?

自畢業後我年年都會去.但,呢一年,我沒有去,因為人太多了...

過內人 說...

沒有人認知事實的全部.但總好過對歷史沒有任何表達吧

上述的一句有三個很重要的詞
1) 總好過
2) 歷史
3) 表達

你所指的歷史就是指事實或真相,雖未至於是全部,但至少是「足夠」令我提出意見之基礎。既然我無法找到足夠的資訊,去讓我對這個風波作出回應,但何來「總好過」呢?

假設我看到一個人在街上將另一個人槍殺,直覺會令我認為開槍的人是錯的。

不過,我不知道被殺的人之前曾做過了什麼;我也不知道開槍的人是什麼身分,有什麼理由或目的。

我認為表達這個言行是要負責任的。若未盡力了解事件便表達意見,那就是不負責任的行為。

過內人 說...

你畢業後年年都去;我自懂事以後年年都唔表達意見。大家各有各立場,我又唔會阻止你;你都無辦迫我去。

多謝你留言!!

匿名 說...

你不妨說秦始皇有可能是女人,所以我們不應該表達對他的看法。

又如果你覺得有足夠證據讓我們相信秦始皇不是女人,那麼六四的情況也是一樣。

事實上,六四是在科技發達的二十世紀末發生的,所以我們所相信的應該更可靠才對。

過內人 說...

未知你有否讀過social construction of reality, framing, screening 等傳播或新聞理論。

算吧。就算我這樣想又如何?

在多元多容的社會,就應該是有很多不同的聲音出現。

Christine To 杜緻朗 說...

同意著了99%的人, 都不認知事實全部。 人永遠都無法知道事實的全部, 但就是因為不知道全部, 才有紛爭, 不能共存。可悲的事實是, 歷史最後都是不是人民評論, 而是由國與國之間去評論。

過內人 說...

幸好我這樣地寫:「是否都知道事實之一半甚至是事實之全部。」

當然,你只/僅/單看「全部」二字也可以。

Christine 杜緻朗 說...

同意!

匿名 說...

我去,是因為我憎共產黨。若非理虧,為何一再打壓?
我去,情感上知道即使造成一個數字被某些人利用了,也是心甘。
沒有人知道所有歷史真相,只是取其輕重看而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