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0年3月26日星期五

不吃辣椒不革命

我倒是愛吃辣的,但腸胃卻受不了。吃過最辣的一次是在四川朋友的家中,那些涼菜絕對沒有一點鮮紅,還記得一碟是黑、一碟是深棕色,跟辣似乎拉不上任何關係。當時我還想:「以往吃過最辣的東西都是布滿紅油,我想這些應該不辣吧!」

放心地左夾一些,右夾一些,然後跟白飯一同放進口中。「屌!嘩!仆街!」(對不起,這切切實實是當刻在心中說中來的四個字。)我不能吐出來,因為這不只是禮貌,也是我個人的原則。祖母在我小時常說,多麼的不好吃也要吃下,那是食物來呀!當然,你也會明白他們用心弄菜,絕對不希望你在他們面前吐出來。反正吃辣不會死,就吃吧!

不吃由自可,一食成肚火。絕非怒火,是辣的火,就如喝烈酒一樣,由口辣到肚子。朋友完來正看著我吃,看到我能吞下,就以為我能吃辣,為我再添。「這些都是很辣的,你這個廣東人都能吃下去,你愛吃辣嗎?我還怕你不能吃。」我張開已辣得紅腫的口說:「可以呀!」當然心想:「算吧!你們即管來,一不吃二不休。」

那晚我在坐廁上一小時,不斷喝暖水,也不斷抹後門,更曾覺得要是辣死反而更好,現在比死更難受。

近期我在想,四川人、湖南人跟廣東人有啥分別,為何他們都能吃辣。找一個四川人問,他說:「我們自小就吃,吃得腸胃都習慣了,便沒有問題。來香港多年,很少吃辣,現在吃都會拉肚子。受不了。」原來能吃辣都是操練得來的。自此,在家弄菜都放點辣椒,希望能挑戰自己的吃辣能力。

毛澤東說過:「不吃辣椒不革命」。我應該難以搞出什麼革命來,就算有能力,還是先為自己的肚子搞一場革命。

4 則留言:

小瓶子 說...

就算我嘴巴肚子顶得顺, 皮肤也顶不顺哦.

以前我是很喜欢吃面加些印尼的甜辣椒, 现在戒口不吃了.

Hana 說...

我很能吃辣,但也沒搞革命。

Miranda 說...

我也愛吃辣,但近年已經不能吃太辣,搵日同你食。

過內人 說...

辣的東西在香港較少好吃,可能是油不夠香吧!

覺得香港的印度菜也不錯,但不是太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