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0年9月29日星期三

兩極之間

人生就如一粒放在兩端沒有封口的水管內的那粒波子,徘徊在中庸之間。

有人愛平平庸庸,安安穩穩地過一生,將波子停在管的中間,不甜不苦,淡淡地走過這路程。其好處是安安全全,不怕從端口溜出,撞向地面而跌碎。很多人因為怕跌,所以就堅守在中間點,每有微微偏差都要馬上調整過來。

有人愛同樣愛停留,停在兩極其中一端,程度因人而異。樂觀的人有某些教徒,認為什麼都是神安排,什麼都感恩,不好的就是考驗。悲觀者,什麼都看淡,認為什麼都不好。最樂者,今天死了也沒有什麼不妥,那就到極樂世界;極悲者,同樣會走到極端的開口,波子高處跌下,情況跟跳樓一樣。有這樣的想法,很多時是認為某一極才是王道,堅守信念,某程度上是沒有能力控制方向,但有能力控制保持位置的人。

有些人沒有想法,跟大環境走,有風吹,管子傾斜了,就自自然然地往那方走。今天說皮膚白是好就去美白;那天又說黑才健康,大家就跑到另一端。「個個都係咁o架喇。」就是他們常用的解釋。好???不好???為何這樣走??這個……他們答不到你的。

有些人愛經歷,愛在人生兩極大幅度地徘徊,極之樂;極之悲。他們同最前者有一樣的控制力,不但有能力控制方向,也有能力控制速度。看起來很好,但在兩端不斷游走,磨損很大的,生命很精采,但壽命卻較短。

各有各好,各有各壞。各自各精采。

你呢?你又是那一粒波子呀??

1 則留言:

小瓶子 說...

你令我想起波子汽水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