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8年12月18日星期四

反思

我還以為走進寶山,可以令我有得到一些思維上的衝擊,令我得到更多的智慧。不過,我發現,二零零八年,對我思維最大的衝擊,是這一分聲明。

對他而這,這十二天就像很多愛情故事一樣。

或者你也想不到,當陳永祺確定王維基辭職時,我的心仿如碎了。我無法再集中精神工作,因為我的手腳,都無法再受我指揮。

王維基聲明


各位朋友:

過了這十二天,我上了人生寶貴的一課:堅持直率,用辭謹慎。

亞洲電視是一個具有使命和社會責任的機構,無論從香港人的立場還是其他因素來考慮,亞視始終是一個香港人的電視台,我認為這個方向至今依然正確。香港的人均本地生產總值是內地十多倍,中國是我們的國家,有能力時,我們應該想想有什麼貢獻,而不是過份依賴。

亞視始終是一間商營機稱(構),他的希望在於自己,不可以長期依靠賑助。亞視從新定位,讓創作有更大的空間、讓觀眾有更多選擇,令亞視成為香港有公信力的媒體,這是我們三人的共同夢想。直至今天,我依然擁抱這個熱切期待。

從接受這份工作的第一天起,我已經知道這是一項艱鉅(巨)的任務。聽張永霖先生所言:「出任執行主席一職,百感交集,戰戰兢兢,如履薄冰。」,我就想起康有為先生廢除八股文,一段可歌可泣的歷史。

沒有膽識,就幹不了大事。

要改革,我沒有相過得到合部人的認同:改革的過程中,我們要面對固有利益者的強大阻力;要改革成功,就一定要迅速、全面和徹底,更重要的是,要有後備計劃。以上種種,我已經有充足準備。過往四年,我在城市電訊亦在進行過類似改革工作,公司由幾年前虧損數億元到今天賺一億二千多萬。我認為這種全面改革,對亞視來說是必須的;改革的目的必須的;改革的目的,是要令員工對自己的公司、工作和人生重投信心,感到驕傲。

我不是一個輕言放棄的人,我已盡我的最大努力。我依然深信我所做的大部份事,對亞視和員工都是正確和有利的,只是,大家的步伐並不一致。我也曾經說過,我已經愛上這間公司,因為那裡充滿希望和優秀的前線員工,這種想法至今不變。我一直以堅持直率,真心待人,所做的一切都從亞視和員工的利益為出發點。

最後,我想提提張永霖先生,因為我在他身上學到很多。正如Linus說過,我們是背對背的,無其他人可以離間我們。雖然在短暫的未來,我不能再和他一起為亞視服務,但我會繼續默默的支持他。

可能我倆實在太用心去做事,根本不單止當這是一份工作,更將亞視當成自己的公司。若我們之間任何一個出現差錯,都只因為太過用心、太過投入。由始至終,我沒有考慮過自己個人的成敗和利益,我們只有一個焦點:怎樣才可以令亞視走上成功之路。可惜,事情發展就像很多愛情故事一樣,你最愛的,不一定是和你結婚和生活的那位。

我們擁有一個共同目標,只可惜,在日常運作上出現不同看法。就好像爸爸媽媽照顧他們的嬰孩一樣,孩子過了晚上的飲奶時間,仍然熟睡。到底應該由他安睡,還是叫醒他喝奶呢?雖然觀點不同,大家都只是希望用好的方法去照顧孩子,愛心卻是共通的。

大家都同意,要為亞視建立新文他和新路向。我選擇在這時退下來,應該是最恰當的做法。

無論如何,在過往的十二天,我倆一直緊密合作,所做的每一件事、每一個決定都有我們的共同意見和討論。籍此,我衷心感謝他帶領我走過這一段路。

工作完結了,兄弟情仍在。

最後,是關於亞洲小姐的面試的。我用錯字眼,我們絕無半點不尊重之意,失言亦是無心之失。無論如何,我必須承認這是一個錯誤。對此我深感歉疚,衷心希望得到佳麗和大眾的原諒。

王維基
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七日




4 則留言:

小瓶子 說...

走進寶山???

收買佬 說...

大佬﹐點解你0甘care 王維基﹖好奇一問。

過內人 說...

收:

因為大家一樣敢言、敢愛、敢恨、敢想、敢做。

7年前我其中一個「愛師」教我,你入到一間公司,頭兩個月都打開度門,同出面啲人打交度,三點鐘請吓茶、放工返屋企先睇數睇文件。畀兩個月,睇吓間公司玩緊乜,排友做緊乜後,就可以做嘢喇。

小瓶子 說...

但王維基将呢两个月时间减到得番两小时, 然后就开始做0野.

佢嗰人太快啦. 其他人, 尤其是亚视嗰班做左几十年, 嗰脑已经退化晒的脑残, 无可能适应到佢0既速度.

有时候人劲到飞都无用, 因为呢个世界系team work.